第四十章 原来你真会看相!



    左小多张牙舞爪的冲来,冲冲大怒:“这么好的机会,你就这么放过了?给我?你给我干什么!你你你……真是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左小念楞了一下,随即愈发的眼波如水了,伸手抚摸左小多的脸:“狗狗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气得一拨拉她的手,怒道:“你也说了这玩意里边包含了那分身的两三成修为,还有巫术汲取的力量,若是给你自己用了的话,岂不是可以提前突破,甚至是无声无息的突破……你就这么浪费在我身上,还搞得自己元气大伤,这是天降金山,狗屁的金山!”

    左小多站起来,面色焦急到了极点,揪着自己头发原地转了三个圈,低声咆哮;“左小念!你到底知不知道,你现在多危险?!”

    左小念的眼神深邃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定定的看着左小多,道:“原来你是真的会看相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愣:“???”

    左小念低声道:“你那天不是抓过一个小偷?然后,还指点这个小偷,往东避祸?避死延生!”

    左小多:“是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左小念轻轻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知道么,那个小偷,就是那贪狼门人所选择的最后一个目标,也是贪狼之局的闭环所在;收尾环节,而你破坏了他的盗窃,将钱包还了回去。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那里面的贪狼魄没有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导致了那家伙受了反噬,以及之后来找你……你知道么?那个小偷的团伙,连同老大在内,一共十个人。昨晚上,除了这个小偷之外,其他人可是全死了!”

    左小多只感觉喉咙干涩,道:“全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感觉人命,居然是如此的轻贱。

    “但那个小偷没有死,他很听话,恩,虽然不知道是真听话,还是害怕你,总之就是听了你的话后,当天下午就跟随商队去了安泰城,离开了凤凰城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这个小偷还在安泰城,没有死!”

    左小念清冷的眼神看在左小多脸上,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所说的相术云云,真的不是随口瞎说么?”

    左小多只感觉心里一片迷糊,喃喃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左小念淡淡道:“今天凌晨时分,贪狼之局引爆,涉案的九具尸体固然死在不同的地方,但是死状一模一样……我们凌晨就知道了;然后我想起来你抓小偷的事,因为当时,很不对劲。从你说我就开始留意,感觉那女的貌似是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从你说,我就在等待贪狼局引爆;果然那九个人死的莫名其妙,谁也不知道原因。”“但我心中有数,为了稳妥起见,就偷偷的又调查了一下这个小偷,发现不在城中,调查去向,才发现离开了凤凰城。一路向东去了安泰城!”

    “而他一路向东,乃是你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一大早晨,直接飞到安泰城,去找到了这个叫张元的小偷,嗯,张元就是被你打,被你算命,被你讹诈,然后被你指点生路的那个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这个小偷所有的事,与你所说的,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而张元,就是因为你的指点,直接逃走,去了安泰城,所以避过了死劫!”

    “而那个时候,我才确定,这是贪狼之局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知道那一滴蓦然而来的清凉灵液是怎么来的了!

    原来如此,那个小偷……由于自己的横插一手,而改变了必死的命运!

    “张元也知道了其他几个人的死讯,现在在安泰城正在找工作,发誓不再偷窃了……而且让我转告,他对你的谢意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温婉的笑笑:“他说自己现在没本事也没钱,没办法报答你,以后一定来报答你呢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默默地点头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子,一切就串起来了。

    左小念道:“所以,我回来后,就一直跟着你;因为我知道,那个布置贪狼之局的人,必然会找上你!因为不解决你,她便无法竟全功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么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感觉就自己的背心一片冰凉,连一颗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凉透了。

    一来是巫门的诡异手段,二来,便是江湖的可怕,九个人就这么死亡;三来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——左小念一直跟着我?

    那我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顿时开始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同时居然有一种骄傲,油然升起:念念猫居然这么厉害,只是从我随口一句话,就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推测出来这么多!

    这份心思细腻和清醒程度,实在是让人不能不佩服。

    但左小念现在显然没考虑其他方面,一颗心都在左小多的相术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真的会看相?还是蒙的?只是碰巧了!”

    左小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压低了声音,用一种极度认真,极度郑重,还加极度肃穆的口气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念念姐,我真的会看相,而且,我看相的造诣还相当高,高得超出你的想象,你的认知!”

    “那又是多高?”不知怎么,看到左小多一本正经的表情,左小念第一感觉想笑,虽然还没笑出声,但一双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儿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太怀疑左小多的说词,如果说指点小偷张元还可以说是随口定判,因缘际会的话,可是洞悉自己当前的状况,乃至直言自己将有突破死劫,端的是铁口直断,能人所不能。

    至少在左小念的认知中,还没有这么玄乎的相术!

    “很高很高,高到一眼就能看穿人的生死!”左小多认认真真的说道:“一眼定生死,一言改祸福,一语定乾坤……真的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左小念捂着嘴,笑得浑身颤抖,在床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左小念修为高深莫测,肉身造诣不俗,否则在塌方的床上滚来滚去,真的没眼看了。

    左小多看着形象荡然的老姐,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若不是还顾忌着老爸突然开门进来,这丫头现在估计已经笑出鹅叫声了。

    左小多皱着眉头,很是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原本谈起相术这个话题,让他很兴奋,本以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解释一下自己的‘过人’能力,然后,进一步提醒左小念避免死劫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他甚至在心中骂自己愚蠢,怎么就早没想到用这个办法呢?只要拉着小念姐跟着自己去看相,验证了自己的相术水准,真实不虚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也就是想想,左小念若是自己不主观乐意,自己强拉着她去的话,保守估计自己又要在天上飞几圈了……

    “还能不能严肃点了!”左小多怒了。

    “吼吼吼……”左小念将自己闷在被子里,压抑的发出笑声,偏偏不敢大声,只好如此宣泄一肚子的笑意。

    左小多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苍天啊,大地啊,满天神佛啊,谁来整治一下这个沙雕?她已经要气死鹅了!

    良久良久之后,左小念终于停止了爆笑,却已经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眼角犹自挂着笑出来的晶莹泪珠,道:“你继续吹……呃不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此际只感觉一阵阵的索然无味,如同嚼蜡在口,满眼无奈的看着左小念,连续翻了十几个白眼。

    原本大肆吹嘘的念头,在此刻,竟是一点情绪都欠奉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,更知道你努力佐证的真意所在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停住笑,轻声道:“你一意证明你真的会看相,而且还颇有造诣,你也是通过看相,看出来我即将突破,最重要的还在于,你还看出来我将会有危险,在突破瓶颈的时候有危险,生死大劫!”

    “以至于在这几天里,不管话里话外,你都在竭尽所能,无所不用其极的提醒我,突破的时候,会有危险临身,一定要小心再小心,谨慎再谨慎?”

    左小念的声音很轻很柔,同时还伴随有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左小多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,差点将脖子点断了:“对,对,对,就是这么一回事,你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拔?”

    左小念眯起了眼睛,怔怔的出神,喃喃道:“狗狗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欣慰的笑了,终于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不世相术了。但随即反应过来,急赤白脸的道:“能不叫狗狗么?”

    左小念却没有笑,更没反驳,只是幽幽道:“小多,你自诩相术通神,一眼断生死,我信了你的……但你看我的相,究竟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左小多张嘴结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<三更,求推荐票!>

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类似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