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:



    吴雨婷叹口气:“你是一家之主,你不努力谁努力,怎么着也要给狗狗把这条路铺的平一些。当初念儿没用咱们怎么费心,狗狗这朝却是脱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左长路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,夫妻二人低声商量起来,密议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再次体验了三四十次高空飞人的感觉,火箭一般冲上天空,然后好似陨石一般的落下来。如此自由落体三十多次;满头头发都吹成了直的,好容易挨到左小念大发善心的接住,不再扔了。

    “还敢……对我,大呼小叫不?还敢不敢吐脏口?”左小念一脸矜持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张脸都已经在高空冻得发青,连连摇头,谄媚道:“念念姐……你这修为真是已经到了神仙地步了,我真是羡慕你啊,我啥时候能有你这般的广大神通啊,哎,恐怕一两百年都追不上……真厉害!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脸钦佩的竖出来大拇指,狂拍左小念马屁。

    左小念脸色再度由晴转阴,怒斥道:“你小子不会好好努力么?一两百年还追不上?亏你说的出口!没点男子汉志气!”

    “再说追不上我就……再扔你一百次!”

    左小念表示很生气。

    左小多则是一脸菜色。

    他是真没想到拍马屁怎么拍到了马腿上……

    自己是真不知道为啥啊!我说追不上你你生气,我说追上你打你你还生气……

    太难了!

    实在是太难了!

    不过现在左小多看着左小念的脸色,危机虽然依然存在,但是却散而不聚。便如是乌云罩顶。

    左小多心里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死劫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但自己上次的提醒,却已经有了成果,很显然,出现这种情况,就是左小念现在将消息完全封锁了,或者直接没有定最终的位置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危机,却依然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左小多心中有些忧心重重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最近给某大佬看个相,然后让这位通天彻地的大佬在那时候给小念姐护个法……就好了。但问题是,那里找这种大佬去?”

    左小念哼哼两声,眼珠转了转,伸出白嫩的小手,洋洋得意道:“喏,把这瓶洗髓丹吃了,这可是高品质的好货色,带有丹纹的洗髓丹,乃为绝品,肯定能让你资质百尺竿头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左小多登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连这么高级货都能捡到了?怎么,追你的人之中,居然有了高富帅?哪家的?长得咋样?家庭很牛逼?或者是……大宗门的?条件还可以吧?我啥时候见见姐夫?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连串的问话,让左小念的脸,缓缓的,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俏丽的眼睛瞪的圆圆的,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定格在中间,看着左小多,尖锐地小虎牙慢慢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我……我说错啥了?……”左小多慌得一逼。

    左小念这个姿态,乃是一种即将彻底歇斯底里的大爆发前奏!

    左小多对此非常非常熟悉,毕竟在这样的表情下,已经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!

    以至于现在,只要一看到这个表情,左小多就会从里往外的怂!

    左小念狠狠咬牙,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:“姐夫?什么狗屁姐夫?你跟谁学的……屁话怎么这么多!我就问你……你吃,还是不吃?!”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左小多打开瓶盖,倒出两颗,扔进嘴里,咯嘣咯嘣的嚼了嚼,一伸脖子,就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真难吃。”左小多抱怨:“小说里都是说,这种绝品货色的丹药入口即化,化为暖流融入身躯啥的,可我怎么感觉我吃到的全都跟老树皮似的,比去年留到现在的月饼还硬,真他么的难吃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温柔道:“这已经是流传在世面上,普通人乃至先天以下武者能够服用的最高品质丹药。”

    她左右手捏着左小多的腮帮子,肆意摆弄:“武士大人,那种可以做到入口即化的丹药,不止存在于传说中,而是真正有的,但我不敢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愤愤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感觉这家伙将自己的脸一会儿扯成狗型,一会儿扯成猫样,玩得不予乐乎,却是敢怒而不敢言,更加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只好没话找话:“为哈崩能给鹅嗤(为啥不能给我吃)……”

    腮帮子被拧来拧去的吐字不清。

    左小念温柔道:“我是怕撑爆了武士小多大人啊,多么明显的事情,这还要问!?”

    左小多彻底崩溃,哑口无言,愣然当场。

    “狗狗突破武士了呢……真是好了不起啊……”左小念很是有些欣慰说道:“以后,姐来陪你修炼,晓得不?”

    左小念此际的声音极尽温柔之能事,但左小多浑身汗毛却都竖了起来,尖声叫道:“不!”

    “恩,此事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神态轻松,道:“你回应的这么痛快,姐姐很欣慰,铭感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魔鬼么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绝望的道。

    “武者一生道路,只能竭力前进不能稍有后退。进一步仍需努力向前,而退一步便是万劫不复,一蹶不振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直起了身子,道:“以后,白天你在学校修炼,放学后记得在第一时间回家,由我来陪你巩固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左小多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进入武士班,有多少男同学?多少女同学?”左小念突然改变话题。

    “男同学多一点,共得二十一人,女同学少点,只有十四个。”左小多想起今下午被自己一顿爆锤的两个女同学,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左小念看着左小多脸上笑容,心中警铃大作,声音突然转为柔美:“入道练武的女的没几个漂亮的,其实也没多大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!”左小多本能反驳道:“还是有几个小丫头挺不错的,年纪比我小个两三岁,清秀可人,有如邻家小妹,今下午切磋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突然感觉房中温度下降了许多一般,激灵灵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左小念温柔的笑了起来:“狗狗长大了……居然知道这么多了,比你小两三岁的邻家小妹,还真是挺好的呀?”

    左小多瑟瑟发抖:“不,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站起来,在自己戒指上抹了一下,手中无中生有的出现三本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提起来,比你小两三岁的邻家小妹,是不是在提醒我,我比你大三岁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不,不!”左小多拼命摇头:“我没这个意思,真没有这意思啊。姐,小念姐,亲姐……我哪敢啊。”

    “亲姐?”左小念仰起头,闭上眼睛,良久,低下头张开眼,道:“仅仅是不敢吗?你就是在暗示我!”

    左小多瞠目结舌:“??”

    “恩,姐姐也不是小气的人,就不说那些了,这篇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咬着牙,将三本小册子递了过来:“咱们还是继续说你的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三本秘籍一本是掌法,一本是腿法,还有一本是步法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拎起左小多:“走,找个地方我给你示范一下……你要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,将这三套武功全部掌握;从第四天开始,我们的特训正式开始……偷偷告诉你,你如果掌握了这三部武功,特训会轻松很多,如果没有掌握,也没多大事,就是会辛苦一点,真的没啥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!不!”

    左小多大声吼叫:“你没这个权利!你不能这样对我!我以后绝不说高富帅追你这种话!绝不说姐夫这几个字,也绝不说女同学了!我我绝不说了,爸!妈!救命啊,管管你们的女儿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长篇大论的求情话还未说完,却是被生生灌进来的一口风遏止住了。

    却是左小念早已经一把拎起左小多飞了出去,就在一片高楼大厦上空,极速飞行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风,陆续有来,灌得左小多眼泪直流,两条腿在空中乱蹬,眼珠几乎要凸出了。

    左小念一只手提着左小多的后领,就像是拎着一只小猫一样,轻松加愉快的从城市上空徜徉而过,丝毫不见负累之感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左小念感觉到了手下的左小多似乎很难受,有些心疼起来,悄然散发一丝灵气,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风,左小多顿时缓过来一口气来,呻吟道:“左小念,亲姐……我以后啥都听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啥都听我的?

    左小念哼了一声,翻翻白眼,将另一道灵气悄悄的送了出去,往左小多的脚下垫了垫。原本心中升腾的无名之火,似乎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……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,唇角忍不住浮现一丝满足笑意。

    刚才我是为啥生气来着?

    忘记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%……

    《有时候我就想,为啥我没这么个姐姐……当年我爸妈也没给我捡一个回来,哎。求推荐票安慰。》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