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目标,是你!



    老人轻轻说道:“杀破狼聚势而杀,破势而来;若是这三宗在凤凰城有所图谋的话,那么必然便是这凤脉之力。巫盟大陆……因为孤悬星空已久,气脉之力早已经消耗殆尽……他们必定是不会放过的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神色变得无限沉重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所说是真;那么杀破狼的最终目标,就是这气脉之力!”

    左小念喃喃自语:“气脉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确定对方就是因为气脉之力而来,那么,我们应该如何才能将他们击退?又或者说,怎样才能令到他们的计划破产呢?”左小念沉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聚势而成……无法破解。”老人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无……无法破解?”左小念惊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无法破解。”

    老人再次强调一遍,转头,慈爱的看着左小念:“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见招拆招而已。因为想要破解,就要自行毁掉凤脉才能谈到破除气脉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聚势四万三千年的地势,才等来一次凤脉冲魂,你舍得毁掉么?”

    听闻此说,左小念一下子呆住了。

    左小念很想说,气脉之力是对方目标所在,当前所有灾患的源头,只要将之毁掉,一切都将终结,尤其不会给巫盟那边带来好处裨益,怎么算是利大于弊,甚至是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这可是整个凤凰城聚集了数万年的势啊,影响着凤凰城中的数百万人,甚至还可能影响这数百万人的子孙后代!

    能毁掉么?

    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啊!

    即便是官方当局确认了这件事,得出结论也只会是最大限度确保凤脉的安全,不惜代价!

    “尤其是这一次的凤脉冲魂,只要成功了,很大机会能够诞生出一位超级强者,甚至未来是有望能够对抗巫盟远古神灵的大能者……这份希望,谁又能甘心毁掉?”

    老人也很无奈,轻声道:“所以,毁掉凤脉之力的作法,绝无可能,不仅我们舍不得,连巫盟来的杀破狼,也不会允许凤脉被破坏!”

    左小念焦急道:“何奶奶,既然您已经想得如此透彻,那你说咱们要怎么办,既不让凤脉之力落到巫盟手中,又能确保我们可以得利呢?”

    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,道:“望气之术……即便是放在我们那一代,会的就已经不多了,此术极难有成,即便有成也于武道精进无用,甚至我之所以会研习此道,主因还是因为我丹田尽毁,藉此消磨岁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凤脉直说,我早已提过多次。但这边的高层,对于我之说辞,全然不理,认为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“犹记十六年前那两个女性天才中道夭折,我以为其中另有因由,将我就凤脉之力的事情上报,可凤凰城总督府那边全然不信,只是敷衍。”

    “我依旧认定事关重大,不甘心罢休。于是呈送到府台案;仍旧无用,最后,我亲自去了中原王府邸,仍旧置若罔闻……而随着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禀,说我危言耸听的声音越来越多,险些将我关了起来。”
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想要得到来自高层的助力,势所难能。我努力过太多次,却又失败了太多次……唯一的成效,也不过就是保护住了你们三个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何奶奶无力的叹息:“现在看来,只怕连你们三个仍旧未必能够保得住,你们是仅有的三个命数绝高的凤脉之力寄体,巫盟实力绝无任何可能放过你们,一旦暴露,他们的矛头一定会指向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念的情绪转为呆滞,她如何不明白何奶奶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奶奶在这么多年里致力办学,桃李满天下,即便说是德高望重也是丝毫不夸张的,但连这样的人说了话还是不管用,那只是凭着自己,更加的人微言浅,更加没戏。

    老人低着头想了想,沉声道:“既然杀破狼已经齐聚,那么也证明了……凤脉冲魂的时候不远了,应该就在最近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现在有资格有可能承受凤脉冲魂的就只有三人,或者是你,或者是宁倾城,又或者是梦沉鱼;必然是你们三个人之中的一个!”

    “我想,对方肯定也是需要先确定目标,才会动手。根据我的研究所得,唯有在凤脉冲起的那一瞬,绝杀冲魂目标,才能以杀破狼聚集之势,将凤脉力量吞噬,化为己用!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目标……就目前来看……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那这个目标是你的可能性,将在八成以上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合适?”

    左小念现在心里已经不知道在想什么,只感觉心乱如麻,愁肠百转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她想起了左小多给自己看的相,还有那段不祥的批语。

    两个半月后,星武金晶!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你最合适,你是三人中修为最高,禀赋最强,更面临突破之人。”

    老人轻声道:“突破,向来是修者前行的重大契机……这份机缘,是你的,是凤脉的,同时也是杀破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若是杀破狼之阵成型,目标,极有可能便是你!”

    老人长长叹息:“念儿啊……一定,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左小念终于将一切全盘想通,全部都串联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由喃喃道:“原来……原来这就是我的死劫真相么?”

    何奶奶没听清左小念的喃喃自语,疑惑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左小念轻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狗哒现在在做什么呢?还在拼命呢吧?意欲拯救我这个姐姐……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知道,面对绝对力量的时候,纵然事前知晓,事前有备,准备万全,仍旧要徒叹奈何,无能为力!

    随即,只听到何奶奶轻声说道:“小念念啊,你突破的时候,一定要确定万无一失,才可以尝试,你这一关,不好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提前突破呢?”左小念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唉,命数定现,是缘也是孽,不可能提前突破的。”

    何奶奶叹口气:“凤脉冲魂所对之人,既身负凤脉初初所佑之不世禀赋,便要担负凤脉冲魂的绝大危机,纵使灵气如潮,星魂沸天,也绝对不可能提前一时一刻……除非,你能具备超越得了这积累了四万三千年的更强气运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随意增强自身修为,也可以服用一切裨益灵丹,但……却绝不可能提前突破成功!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只有被动等死的份?突破的时候,我自身对外界的干扰,全无反制之能啊。”左小念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凤凰之命,本就是向死求生,涅盘重起;唯有浴火重生,才得凤凰真意。不经历冲天火炼,凤凰又凭什么能够让百鸟臣服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!命格的命!命数的命!更是命定的命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明知死关在前,无可回避,岂非必死无疑?!”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老人的眼神充满了悠远,似乎有片片白云在眼中悠悠飘过,瞬间,就飘过了百年岁月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“冲过去,你就是凤凰在世,凤舞九天!冲不过去……就是……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回到家里,何奶奶说话的神色和口气,都在左小念的眼前一遍遍的浮现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左小念蓦然间冲天飞起,如同一道白线,直上九霄。

    瞬时腾空千丈,却还是觉得不够,再吸一口元气,疾往更高处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,她站在能够到达的最高高度,俯瞰下面的凤凰城。

    东南西北中……

    就这么看去,这凤凰城的地势,当真像有一只凤凰意欲展翅高飞,两边的翅膀都已经张开了。

    唯独身子仍旧伏在地面,飞不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在竭力的煽动翅膀,但是,背上却似乎依然压着无尽伟力,不能腾起。

    她怔怔的看着。

    何奶奶最后的几句话,又再耳边浮现流转。

    “杀破狼固然是不世凶阵;但现在杀破狼之格早早现临,纵使还没有明了具体人物谁属,终究令到你拥有更多的准备时间,你今日找到我来查这件事,这已经是天数给你的莫大援助……但要破这四万年气运之阵,仅凭杀破狼未必能成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那左辅右弼,也还有一方潜伏……甚至,就算再多一个玄冥现身镇压夺运,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只将注意力完全放到杀破狼等三脉的身上……你需要面对的,要小心防御的……是整个北斗九,南斗六两方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若然彼时当真有任何一位星主介入此局,你所要面对的局势,凶险程度将会再拔高十倍,小念儿啊……你这次,是险到了极处啊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念越想越感觉得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突然很迫切的想要见到左小多!

    哪怕天下高手齐聚在一处保护自己,她依然感觉不如在小多身边来的安全。

    狗哒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<今天阴天,恐怕有雨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所以求推荐票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流浪的蛤蟆新书《武谪仙》;很好看。

    童鞋们,推荐票,嗨起来!>

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类似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