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此心如明月,夜夜照君行!



    “写个字?”

    秦方阳知道左小多这是要测字,也不废话,径自抓过一张白纸,刷刷点点的写了一个字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挥而就。

    “芊”。

    左小多拿过这张纸,仔细看了看,有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秦老师,您坚持要找那人,也不是不行。但最终结果,只怕您会后悔不已,情深缘浅,无为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芊,这显然是一个女子的闺名;而单此一字,前路已是不佳。”

    “芊字,是“草”字头,字意娇弱。综合您多年寻找未果来看,你寻觅的乃是一娇弱女子,隐藏于草荠之间,一根草融于草原,欲寻求之,无异大海捞针,势所难能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,还仅仅是最浅显的解字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显然不满意:“更深一层呢?”

    “您致力于寻找,寻觅偌久始终不曾放弃,而寻不到的主因,并非你找不到,却是对方不想见你,这就好比你想要唤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,如何能成?!”

    “‘芊’字头为‘草’,草有枯荣;而‘草’头之下,可以为‘千’,也可以为‘干’,草干了,便是枯;你所要寻找的女子,容颜枯槁,这是果也是因。”

    “更甚者,您之寻觅不到,非是真正的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沉着的说道:“人生何处不青草?您所在之处,或许她就在身边。只是视而不见,目中无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一双眉毛,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?找到了……芊芊不见我?我见芊芊有如不见?”

    “或许就在身边?”

    秦方阳站起身来,双眉紧锁,背负双手,慢慢的踱步;良久良久之后,才低沉的问道:“若是我非想要找到呢?”

    左小多叹了口气:“老师,您若是非要铁了心去找,倒也能找到。那‘芊’字,上面固然可以说是‘草’字头,却也可以说是‘墓’字头;下面的‘千’字,反转则为‘土’字。”

    “翻土为埋。”

    “秦老师,您若是想要强行反转这段情缘,恐怕……您找到之时,便是入土之际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轻声说道:“秦老师,此事您要三思啊,坚持这段错缘,不容余人,不容于己,一朝反覆,纵悔亦迟,何苦来哉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之日,便是入土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秦方阳慢慢的喃喃念叨着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到窗前,注目于窗外,看着被风刮得哗哗作响的红枫,只感觉枫叶如血,金光在红叶上跳动流转,就像一滴滴的泪珠,在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“找到之日,便是入土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芊芊,你好狠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负手而立,眼神深邃悠远,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……

    那是在自己刚刚进入胎息境界的时候,与自己的爱妻吕芊芊以及两个同伴一起出去冒险,去争夺资源,来换取学院积分以便更好的修炼。

    在一个荒无人烟的积水潭边,一行人发现了两株千年份的星灵草;似这般的千年灵草,只需吃下去一株,就能令服用者脱胎换骨,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亦是在那个时候,异变骤来。

    同道而来的那两个常年称兄道弟的同伴,就在那个时候,趁着自己专心致志的收取星灵草的微妙时刻,对着自己还有吕芊芊痛下杀手!

    就在全无提防的自己即将身首异处一命呜呼的时候,芊芊用她已经胸口中剑的娇弱身躯,替自己挡住了那一道必杀攻击,丹田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秦方阳大难不死,自然厉行反扑,秦方阳真实实力远在对方之上,那两人见势不妙立即逃走,秦方阳并没有追赶,他的整颗心都在吕芊芊身上。

    胸口中剑,丹田粉碎的吕芊芊此际早已经重伤垂死,内伤外伤尽都严重至极。

    秦方阳以刚刚取得的星灵草为吕芊芊延命,总算千年灵草功效不凡,吊住一条命,令其伤势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两人回去之后,四处寻访名医,最终性命是保住了,但是丹田破碎,无可挽回,武道之路,从此断绝!

    那五年寻医路,端的是步步泪滴偕行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芊芊,正是花样年龄,人生中最好的时光!

    从天之娇女,一下子跌落深渊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寻死觅活,而是以一种很平静很淡然的姿态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及至两人去到龙首城,自己又再度出外访寻名医,芊芊则留在酒店里等自己回去。

    但等到自己回去的时候,芊芊却已经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桌上只留下一张纸,一首诗。

    男儿平生志,一战在雄城;重肩家国任,岂止儿女情?

    今日一别后,天涯莫飘萍;此心如明月,夜夜照君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后,秦方阳发疯一般的寻找了吕芊芊两年,却始终找不到,每一个两人曾经去过的城市,秦方阳都寻找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家乡,秦方阳更是将土地都翻过来寻找,仍旧没有芊芊的半点踪影。

    最终,秦方阳的所有深情,尽数转化成了愤怒,对当初暗算他们那两人的愤怒,于七年之后,正式开始寻仇!

    秦方阳很快就找到那两人,展开多番交战;原本秦方阳的实力远在对方之上,但在寻觅吕芊芊的七年时间里几乎没有修炼,而对方两人却早知秦方阳必然来寻仇,苦修不辍,修为大进,多次交战下来,落到下风的竟是秦方阳。

    一战结果,秦方阳重伤而逃。

    但这个仇,秦方阳不想假手他人;便毅然去了日月关参军入伍;藉抵抗巫盟而磨练自身修为,先后大小千百战下来,军功无数。

    曾经,无数的同袍都战死在日月关外,可每战都是决死冲锋,一马当先的秦方阳,却是奇迹一般的生还下来。

    此心如明月,夜夜照君行。

    芊芊,是你在一直保护我么?

    一直提升到婴变境界,秦方阳积功而成将军;但就在这个时候,被压抑偌久的情潮以汹涌不可遏制的态势卷土重来了。

    我完成了。

    芊芊。

    男儿平生志,一战在雄城;重肩家国任,岂止儿女情?

    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,但我却仍旧放不下你,更加放不下仇人!

    秦方阳不顾上官的挽留,毅然辞职;再行寻仇之路,十年光阴弹指,将两大仇敌其一斩落剑下,另一人亦是重伤逃逸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在之后,秦方阳又再次开始了寻找吕芊芊的旅程。

    当初,在离开军旅的时候,秦方阳站在本部总帅东方大帅帅帐外整整一夜,请求东方大帅,以他独特的望气之法,为自己指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整整一夜之后,东方大帅始终没有出现,最后最后,卫兵递出来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“何处心安宁,何处是心乡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天涯飘零苦苦寻觅二十八年,却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心中焦虑之火,从所未消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来到了凤首城;突然想起来,当年在一起的时候,吕芊芊曾经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远古传说,这个大陆上曾经有凤凰,而一些城市,就曾经落过凤凰;真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是的,星魂大陆这种传说太多。

    凤首城,凤冠城,凤翎城,凤鸣城,凤尾城……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这一类的名字,都是传说有落过凤凰的地界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名头。

    秦方阳灵台闪烁,似乎抓住了什么关窍,从此之后,他的足迹变得有了选择性,跑遍了所有带‘凤’字的城市。

    他牢记着东方大帅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何处心安宁,何处是心乡。

    然而在他踏足过的所有城市,始终没有感到此心宁静的感觉,反而越发的思虑如潮。直到有一天,他来到了凤凰城。

    甫一进入这座城市,竟感觉向来躁动的一颗心,莫名地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漂泊多年的游子,终于找到了家乡。

    他不再急躁,不再焦虑,就在这个城市里慢慢悠悠的逛了半个月,然后,他发现,不,应该说是确认,这个凤凰城的武校二中;每当自己接近的时候,都会感觉分外的安宁。

    还有踏实。

    于是他来到二中,应聘执教,成为一名普通的老师;就在这里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能鏖战边关,就将自己的本事,教给下一代。培养一代一代的强者,去迎战巫盟,以另一种方式,护我河山!”

    而这,也算是完成芊芊愿望的另一种形式。

    秦方阳按部就班兢兢业业的进行着自己的教师工作,心中倍觉安乐平和。

    你的愿望,我都给你实现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一份满足感,让他在此执教超过了几十个春秋。

    然而在最近的这段时间,秦方阳感觉自己的心再度乱了起来,思绪如潮,难以遏制。经常会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感觉,一种情绪:你的愿望,我都给你做到了,可是你人又在哪里呢?!

    比之前还是一样,只是多了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你在哪里?

    尤其是这段时间,一颗心砰砰跳,总感觉要失去那种港湾的微妙感觉不断袭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秦方阳很不安。

    及至日前,意外听到左小多关于人之异样感应的论调,这种不安情绪攀升到了顶点,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芊芊现如今也已经一百二十多岁了吧?她不能修炼,寿元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,这份感觉是在特意来提醒我,去见她最后一面吗?再见便是永诀之时,对啊,这是从另一个侧面告诉我,我的感觉是真确无误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<这一章写的好累。我敢说这个芊字之前根本没人解过你们信不信?

    所以,推荐票应该都给我吧?>

    《推荐白金大神横扫天涯新书,《拯救全球》,天道图书馆的作者,挺好看。》

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类似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