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:

    中洲西南之地,山岭逶迤,蛇虫毒瘴遍生,自古便是化外之地,前朝洪武大帝派兵南下,降服凶兽,融合当地黎民,又求得仙人到此开山立派,教化百姓,自此西南十万大山始为人知,有一张姓人家四兄弟在中洲得罪了当地土豪,逼不得已背井离乡,远赴天南。

    十万大山被纳入中洲统治之后,建立首府苍梧城,苍梧城西南二百里开外有一条大河,因河水不时从溶洞流入山中,再从山的另一面流出,朝廷始终无法记录这条河的地舆图,所以这条河被称为无定河,无定河流至黑蒙山下,绕山半圈,从山下的溶洞流进山里,无定河钻进山里,不知流向哪儿去。

    无定河在入山之前转了个弯,冲出一片平整肥沃的河湾土地,被土豪逼着离乡的张姓四兄弟看中了这块土地,依律向朝廷报备后,开始整治土地,将原来的树木杂草清理干净后,又建造河坝,改良土壤,经过几辈人的努力,河湾地终于被改造成了良田,当初的张家四兄弟娶妻生子,慢慢繁衍成了一个大家族,守着这片良田坝子,建立了张家庄。

    张家庄发展了很多代,已经变成了人家户超百户,逾一千口人数的大村庄了,在周围附近也是有名的富饶之地,每逢初一十五,张家庄还开放集市,附近的人都要过来赶集呢。

    丙戌年的七月,张家庄却没有开集市,原来张家庄不太平,从黑蒙山跑下来的妖怪在张家庄外吃了人,先是一个屠夫,刚杀了一头肥猪,天还没亮就扛着猪往集市去贩卖,结果猪肉的血腥味引来了妖怪,屠夫被啃没了脑袋,猪肉也被撕咬得稀烂。

    经过山里的猎人现场的勘定,认定屠夫之死不是野兽所为,而是山里的妖物所为,导致周围的村落人心惶惶,张家庄已经有两场集市未开了,可是人活着总要吃油盐、用器具,这些都是要到集市上来交易的,集市不开对附近几个村落的人们生活造成了影响。

    于是张家庄的张氏族长出面,征召了附近几个村落的青壮,大家带上武器,由有经验的猎人带队,打算将来犯的妖物除掉。

    这里的乡民都是外迁而来的人,早习惯了野兽犯人,养出了彪悍的民风,众青壮虽然紧张,但内心并不怎么惧怕,谁知当大家找到吃人的妖物时,此妖物在众人的包围下,不仅没有束手就擒,反而释放了妖术,只听妖物低吼一声,叫声摄人,接着妖物身躯一阵抖动,妖物躯体从人腰等高径直长到高三丈有余,声若洪钟,眼似铜铃,獠牙巨口,端是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当时众青壮哄一下全散了,索性妖物也没有追杀众人,留得众人战战兢兢回到村庄,见过妖物的真身后,大家心里惊悸不已,妖物可以长到高三丈有余,那村庄外面的围墙栅栏是拦不住的,要是妖怪杀进村庄来,那可怎么阻挡啊。

    张氏族长又站出来,号召大家凑钱去请个仙人来除妖,请修炼的仙人来除妖,在山上修炼的仙人当然是不收钱的,但是在天南之地妖怪多仙人少,很多地方都在闹妖怪,仙人的行程忙着呐,这时就需要花钱贿赂朝廷里和仙人联络的供奉们,毕竟花了钱才能证明事态紧急不是吗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又凑了钱,由村里最老实本分的张大山带着钱进城去,张大山为人老实不会贪污这笔公款,而且张大山有一个亲弟弟在城里的诚盛商行做伙计,在城里还能相互照应一二。

    在妖怪的进村的恐怖氛围下,大家很快凑了一笔钱,在第二天中午阳气最足时,张大山准备出发,族长把自家驮货的驽马牵来供张大山在路上驱使,驽马虽然奔跑不快,但是比人的脚程快一些,最后族长还悄悄叮嘱张大山,要是真被妖怪盯上了,实在跑不脱的情况下,可以把马留下人先跑,想来那么大一匹马也是够妖怪吃上一顿了。

    张大山听完族长的嘱咐后,心中一凛,知道事情紧急,顾不得再说什么,骑上马、挎着刀,怀里包着乡亲们凑来的钱,就要出发了。

    众乡亲都站到村口来送张大山,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张大山,张大山骑着马,看着众乡亲,双手抱个拳,刚想说句场面话,这时人群里的一个小孩站了出来,小孩七岁的样子,正是张大山的大儿子,众人还以为小孩子会哭闹时,没想到小孩子只是拉着张大山的脚,张大山无奈地拱了拱手,只好又翻身下马,抱起了儿子。

    大家见小孩子只是要爹抱抱,并没有哭闹,都是松了一口气,谁又知道小孩子在张大山的耳朵边说了悄悄话....

    “爹,妖怪来了你不需要跑得比妖怪快,你只需要跑得比马快就好了”

    张大山:“…”

    “...真有妖怪追你的时候你跳下马来给马腿上来一刀就行了,到时候妖怪多半是先吃马的,你就趁此机会赶紧跑就是了...”

    张大山:“额...,行!”

    张大山知道自己的儿子早慧,但没想到这才岁的孩子能和老族长想到一起去了,一时间心里的欣慰冲走了少许的紧张。

    张大山终究还是上路了,骑着那匹驽马很快转过那个山脚,消失在大家的眼光里。

    张大山的儿子张源看着父亲远去,转身跑到娘的跟前,大声的喊:“娘!我想吃肉了,爹反正不在家,我们把他藏起来的腊肉给煮了吧!”小孩子语气又快又急,声音还特别洪亮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张大山刚离去,大家一时间还没说话,被张源这么一喊,众皆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倒是张大山的妻子、张源他娘有点不好意思,马上板起脸来道:“那是留着过年吃的,你现在吃了过年咱们吃什么?”

    还没等张源说话,这位质朴的乡下婆娘就揪着张源的耳朵提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自己也没发现,刚刚对丈夫出远门的担忧被这孩子这么一闹,已经好多了,现在满心地想赶紧回去收拾一顿这个孩子,在那么老多人面前,让自己出了那么一个大糗,是该罚站呢还是打一顿?啧啧,那就请孩子吃顿竹笋炒肉吧。

    一下午时间已经让张大山远离了妖怪出没的地方了,不过张家庄离苍梧城两百多里路,加上山路难行,估计要两天时间才能赶到苍梧城,张大山虽然性格老实,但是人并不傻,心中自有计议,迎着夕阳,张大山跃马挥鞭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老族长安慰张大山的家人说,张大山进城,去要赶两天路,回来也是两天,再加上中间要在城里找官府报备,送给仙人供奉的银钱这些估计要一两天,最多六七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到了第六天,张大山就回来了,回来的除了张大山还有张大山的弟弟张青树,张大山今年三十岁,张青树则是比张大山小五岁,今年才二十五,不过张青树从十三四岁就进城去做工,逢年节也很少回来,所以明显两兄弟不够亲近,只见两人相处举止格外有礼却透着一股子生分。

    早得了在村口放哨的人的信,一村子的人赶紧聚到村口,只见张大山和张青树两兄弟骑着马缓缓归来,老族长早就翘首以盼,此刻看着俩人慢悠悠地骑着马过来,又没有看到旁人跟随,也不知请仙人来降妖的事怎么了,不由往前走小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那边张大山看着那么多人在等着自己,也不知道自己离开这几天里妖怪有没有出来闹事,不由得心里紧张起来,赶紧一夹马腹,身下的驽马也是归乡路熟,小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大山骑着马刚跑了几步,又觉得这样丢下自己兄弟不太好,心中正犹豫呢,眼角晃到张青树骑马跟了上了,不由得心里放松了一下,赶紧加快马步朝着族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了解到村里这几天没事之后,张大山才真正松了一口气,迎着老族长不解的眼神,张大山赶紧一抱拳,说道:“我这次去没请到仙人,不过仙人赐下了宝贝,可以对付妖怪...”

    原来张大山进城后先去找到自己兄弟,张青树一听老家闹妖怪后赶紧向东家告了个假,带着张大山去了衙门,过了一趟手续之后,悄悄把钱递上去,供奉掂了掂手中钱的份量,直接安排了第二天张大山和仙人见面,仙人听张大山描述完妖怪的模样以及妖术后,觉得不必自己出马,于是赐下了宝物,让张大山持着这份宝物去寻找妖怪,到时宝物自会降妖。

    张大山心中虽然觉得不妥,但是仙人不再多说什么,御空而去。

    张大山无奈,只好带着仙人宝物回来,张青树见大哥脸色不对,知道大哥对这事没底,于是就跟着回来了。

    张大山虽然心里嘀咕,但也知道不能在众多乡亲面前表露出自己没底气,所以此刻张大山用神圣的语气配合恭敬的双手,庄重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方手帕,只见张大山将慢慢掀开手帕,一粒鸡蛋大小的圆乎乎的东西出现了。

    众乡亲一脸的期待变成不解,这是什么玩意?张大山额头汗都快流出来了,一时间急的话都说不出来,倒是旁边的张青树看到众人的不解,于是微笑着踏前一步,指着这圆乎乎的东西说:“我们见过仙人之后,仙人说急着要去参加西王母的宴请,此等小妖只需此物就能对付,所以我们就把它带回来了,仙人之物果然不同凡响,我们在城里耽搁了三天,大哥带着此物回来,结果两天的路程我们一天就走完了,想来是仙人之宝在身,一路上手脚都轻快了许多...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张青树的介绍,无数双眼睛都瞪得大大的,都想仔细看看这个宝物的样子,无奈肉眼凡胎,怎么看都是一个银光闪闪的丸子,这时张青树又上前一步,用手帕将丸子掩了,抱拳道:“宝物还需请灵,今晚我们兄弟俩要沐浴焚香,开坛作..请灵,明天就可上山寻那妖怪去了,时间紧迫,就不再和大家寒暄了,一切等大事办完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的一下赶紧让开路,同时议论纷纷:“...我就觉得这个妖怪不厉害,只敢在村外吃人,却不敢进村子里来,果然连仙人都看不起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