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一人修炼,全班吃撑!



    “再见之日,永别之时!”

    秦方阳一这样想,不由心如油煎,难以自已。

    昨日变端,在左小多眼中或者已经是天大的事情,但对人生阅历丰厚如秦方阳,其实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一点小事,却令到他受了伤,之后又牵扯出来巫盟破军这样的大事;牵连程度如此之广,登时让秦方阳感觉到,这里将不再安宁。

    而随之而起的,随着自己的受伤,再次涌现起了当年受袭,吕芊芊舍命相护的时候,那种即将永远失去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这才是秦方阳最恐惧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几乎是急不可待的找左小多来看。

    对于秦方阳而言,左小多已经是现在仅有的一线希望,救命稻草!

    现在,左小多看完了,说得虽然有些玄乎,但与自己想象中完全没有目标的情况大不一样!

    希望不但有了,更几乎已经指明了方向。

    但秦方阳自己,却又突然不敢寻找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己很明白的知道,左小多那句话是真的!

    “强续这一段缘,只会错上加错,找到之日,便是入土之时!”

    芊芊为何要离开自己?

    因为芊芊曾经是武者,很清楚自身的状况;武者的寿元有多长;以秦方阳的天资论,最少最少千年岁月是一定有的!

    而她自己失去了继续修炼的可能之后,纵使因为曾经修炼,体质比普通人更强,但寿元最多也就一百来年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年轻的时候如何的国色天香,之后又如何保养,但是自己的美貌真正能保持的,最多十几二十年而已!

    更加可以肯定的是,当自己到了老得鸡皮鹤发爬都爬不动甚至大小便都失禁的时候,只要秦方阳愿意,还将是原本的二三十岁模样!

    更残酷一些说,哪怕是自己死了几百年之后,秦方阳依旧不会老!

    当一起慢慢老去,一起白头都成了奢望……

    有哪个女人能承受得了这样的现实!

    “我已桑田沧海,君仍旧是翩翩少年!”

    这对于芊芊来说,无疑比死还痛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此心如明月,夜夜照君行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负手看着窗外,喃喃的说道:“可是明月,又在何方呢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是嘶哑,甚至还带着些许的颤抖。

    左小多在一边听着,心底可说是完全能感受到,秦方阳此际一颗心被撕裂了一般的痛楚。

    那是正在滴血的,一直没有愈合的伤口。

    左小多这次是真的乖巧的悄然坐在一边,不敢有半点打搅。

    只感觉当前气氛,如同沾染了粘稠一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之后,秦方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喃喃道:“这么说,你就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低低细细,脑子里便如是放电影一般,无数的人影从脑海中白驹过隙一般的疾掠而过。

    秦方阳怅怅叹息。

    “老师?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左小多在一边憋坏了,终于忍不住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没事。”秦方阳苦涩的笑了笑,罕见的掏出烟点上了一根,只抽了一口,却被烟呛到了,自嘲一笑:“真的好久不抽了,居然呛到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道:“小多,以后不要轻易给人看相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不置可否的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心道,不看相,我哪来的气运点啊……

    我可等着这玩意救命呢。

    但左小多现在却也知道了,给秦方阳看的这一卦,白看了!

    因为,看样子,秦方阳决定放弃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秦方阳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,回复旧观。

    转过身,注目于左小多的脸,认真的,一字一字的问道:“小多,你告诉我,你这几天一直在不断地找一班的麻烦,没完没了的;真实的原因是什么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

    左小多犹豫了一下,斟酌道:“我一开始真的就只是想要揍他们一顿,您现在肯定也想明白了,我当时修为大进,其实是底气十足才找上门去的,只不过在之后来干仗的时候,意外发现这整整一个班的人集体霉运冲天,黑光罩顶……当然会动一些心思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点点头:“所以你才会一直闹起来没个完?如果不发生葛远航他们道歉的事情,让我感觉到异常,你还会要揍下去?”

    左小多挠着脑袋,一脸憨厚的笑了: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,起码还要再堵门个三五七天,见一次揍一次的那种……大家始终是一个学校的同学,没可能看到同学黑气透顶,不想办法梳理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霉运黑气这个东西,说来玄乎,其实只要有个宣泄途径,还是可以化解的,至少在我看来,我打了他们,他们倒了霉,受了伤,身心受创,黑气就会消弭部分,而被修理得越狠,消散得黑气也就相对越多,至于再之后,我发现葛远航他们在流血之后,霉气少了很多很多,还要在我预期之上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脸的做好事不留名的样子,侃侃而谈,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很小部分是真,绝大部分胡诌。

    秦方阳的眉头一阵阵跳动,有些无语:“所以说,如果没有我们干涉,你就打算一直让他们挨打倒霉流血?”

    左小多天真无邪的回话道:“老师,我这是在帮他们啊,效果相当的明显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方阳现在有些替一班的学生庆幸了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发现的早,这件事爆发的也算是及时,否则这帮可怜的学生,还真不知道要被这左小多修理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本以为胡若云完全能克制左小多,但现在看来,有这个线索在,恐怕胡若云也只有徒叹奈何的份,顶多也就是治标不治本而已!

    “秦老师,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就回去上课?”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事了,对了,记得告诉大家不要乱跑,全都留在教室修炼。”

    秦方阳的神思仍旧有几分恍惚,顿了一顿才道;“校长到现在还没来消息,应该还没有跟那些个高层谈妥,等等来了我再告诉你后续怎么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走了。

    一班的学生这会已经全员被控制了起来,五十个人,无一例外,尽数坐在教室里,等候发落;就他们而言,连修炼入定都不可以,只是一味的枯坐,教室里除了他们之外,就是几个人看守的人。

    一应通讯工具,早就在第一时间没收了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些人等同彻底的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

    左小多从门前走过,从敞开的门里看进去,只见一班上下每个人都是一脸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的天才,但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,遇到这样的大事,慌乱无措乃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这次左小多可没有去堵门,而是夹着尾巴一溜烟的回到了九班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发现这会的九班简直比庙会还要热闹,大家都在热烈讨论这次事件。

    “左哥回来了!”李成龙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整个班一起喊了一声:“左哥威武!一个人将一个班连同班主任整个都给端了,居然还捎带了一位副校长,太霸气了!”

    “汗……”左小多头上的汗都下来了:“弟兄们,千万别这么说,你左哥也就是看个相还行,但是这么大的事情,肩膀真扛不起来,你们可别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们再喊几嗓子,估计我都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簇拥着左小多回座位:“给咱们透露透露呗,秦老师找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临别的时候,秦老师特意让我转告你们一段话。”左小多脸色沉重空前。

    大家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!”左小多一声怒喝,似是在竭力模仿秦方阳的声音语气,居然还真有几分惟妙惟肖的意思,大家闭上眼睛,几乎都要以为是秦方阳站在了跟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学生,是我带过的最差一届!整整一个班,被人家集体吊打!简直就是耻辱!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们,哪一个不是鼻青脸肿?哪一个平常不是骚话连篇?如今,你们都烂了,都被打烂了!我奉劝你们,将自己的心肺肠子,全都翻出来晒一晒,拾掇拾掇!”

    “想想吧,一班的五十个学生,被我左大哥打得满地翻滚,这才几个小时啊?忘啦?!那颗被左大哥踹的东倒西歪的老歪脖子槐树,还站在教室后面,日日夜夜的盯着你们哪!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许久,就总结出来四个字送给你们!”

    左小多沉痛的说道:“干得漂亮!开始修炼!”

    “哇吼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大哥,这不是八个字哎。”

    “这重要么?这是重点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左哥英明神武!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齐齐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但这甫一修炼,全班同学有一个算一个,齐齐感觉到了不对劲儿!

    这……这怎么这么热呢?

    尤其是距离左小多最近的龙雨生还有万里秀,更感觉自己就好像坐在了熔炉里面修炼一般,才一运功,不过片刻就已经是大汗淋漓起来。

    咋回事儿?这是咋回事呢?!

    而始作俑者左小多自己此际也是颇为难受,跟其他人不同的是,他感到的不是热,而是燥,那炎阳真经一个运行起来,下面某处相应异常,雄赳赳气昂昂……

    左小多不动声色的动了动大腿,将那家伙别住压在下面,勉力压制。

    我真是太刻苦了,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枕戈待旦啊!

    龙雨生等人虽然热得汗出如浆,却没有一个人舍得离开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……现在教室里的灵气氛围实在太浓郁了!

    随着左小多开始运功为起始,本该化纳天地灵气融入己身,收归己有的他,身上反而如同喷泉一般往外释放大量灵气。虽非肉眼不见,但却在一瞬间,就将整个教室充满!

    这却是左小多之前在梦沉鱼的疗养舱里喝了太多太多的能量液,尽数转化为其自身底蕴,如今,随着炎阳真经的运行,将灵气底蕴一股脑的逼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光景,整个教室变得白雾弥漫,灵气赫然浓郁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!

    而且还全都是最上等的灵气!

    龙雨生等人哪里还顾得上热不热,一个个闭着眼睛,全身心的吸取修炼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般,有两个人的状况相对特殊一些。

    “呼噜噜……”李长明原本仍旧一如往常一般的在睡觉,突然被热醒了,迷迷糊糊的睁眼一看:“我擦,我莫不是到了仙境?”

    急忙将家传大梦心法催运到最极限,潜心修炼,以梦问道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比较特殊的则是小胖子李成龙,他只感觉充斥于教室中的特异热能,以一种类似醍醐灌顶一般的方式进入到自己的经脉之中,一时间只感觉脑袋如同要炸一般,浑身经脉更是随之胀痛起来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持续吸收灵气,勉力撑持一段时间之后,居然感觉到自己体内原本晦涩的灵气渐渐变得灵动起来,浩浩荡荡的奔涌不息,向着武士屏障展开疯狂的冲击……

    这一节课,完全可以说是九班历史上,质量效率成果最高的一堂课——左小多一个人满足所有人的修炼需求!

    更是将所有人全都撑着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<这章过度,重要的内容不多,所以字数多了尽快过度过去。

    实在吧?这么实在的我求推荐票咋样。。>

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类似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