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打搅了,我等会再来!



    “靠,居然还要出阴招,偷袭我!简直下流!”

    左小多似是怒气勃发,一脚好似风车一般的踹在程方志脸上,这一脚势大力沉,程方志本来被打的肝肠寸断,都懵了,如何躲得过。

    整个人翻着跟头一般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及至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,程方志早已经失去了所有意识,就那么贴着墙壁的慢慢滑倒下来,彻底的人事不知了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来捣乱的,来报复的!大家一起上,揍他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那一个女生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几个男生已经率先冲上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们的行动并不够快,至少不如左小多快,左小多的拳头好似雨点一般地落到了来到其身边的几个学生身上,一双腿又再度旋风一般的轮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轰轰……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一班学员,如同沙包一般的被他踹飞了出去,尽都步了程方志的后尘。

    在一班众位学员激怒冲上来的那一刻,左小多甚至感觉到了贪狼之心的灼热!

    心中一阵奇怪!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左小多大笑:“你们一班果然牛逼啊,道理说不过就上手招呼是吧,跟我们李成龙如是,现在跟我也如是?你们之前打了我们九班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,但我还没挨揍呢,一个班的好同学,就要有架一起打,有揍一起扛,现在一就就一就吧,请赐我一揍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揍我一顿,一来不公平,二来我心里不舒坦啊!”

    左小多一边说,一边出手,以他现在的修为实力,整个一班根本就没有一合之将,他人堵在门口,如同砥柱中流一般,来一个飞一个,来两个飞一双,真是当者披靡,威风八面!

    拳脚尽都又重又狠,无论男生女生,一概的重手以对,全无怜香惜玉区别对待的念头。

    适时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生冲上来,被左小多一把揪住长头发,随即往下一按,就是一记膝撞,那张挺漂亮的脸蛋登时变成了血水盘子,随即就被另一脚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鼻梁骨断了。

    万里秀的鼻梁骨被打断了,现在左小多也要照本宣科,找你们中间最漂亮的,也打断一个!

    左大爷从不吃亏!

    “现在是学生之间的切磋!”

    “依照学校的规定,学生之间切磋,老师不得插手!”

    看到瘦高个男老师很愤怒的蠢蠢欲动,左小多高声大呼:“这是规矩!这是规则!”

    一边喊,一边手下仍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又一脚出去之瞬,一个少年满口喷血的斜飞出去,一巴掌扇出,一个女生披头散发的原地转圈五六圈才栽倒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的人五人六,抬着眼睛看天,张着鼻孔看人,我还以为有多大的能耐,也不过如此啊,趁着你左爷不在欺负了我们九班的人,现在就是清算之时!”

    左小多下手越来越重,片刻光景就将冲过来的一班学员尽皆打倒打飞,余者眼见其威势,再不敢擅动,可是他们不动,左小多却没有就此罢手,以门口为起始点,强势出击,一路横冲直撞,所到之处,尽是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人影一闪,一班的班主任拦到了左小多身前,脸色阴沉如水:“够了!”

    “够了?怎么就够了?不够!远远不够了!”

    左小多喝道:“现在是学生之间的切磋时间,没你的事,闪开!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上课时间,你现在的行为是在捣乱授课,我现在对你出手,任谁也没话说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多很是识趣的往后疾退,一退就退到了门口位置,又自哈哈大笑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刚才实在是太气愤了,我好心好意的前来送信,却招来咒骂毒打,不得已出手反击,真没别的意思,就是在正当防卫而已,哈哈哈,打搅您上课了……您继续,您继续,我等下课再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下课再来?

    瘦高男老师鹰隼一般的眼睛注视着左小多:“你已经破坏了教学秩序,我有必要教教你什么是教学秩序!”

    “慢着!!”

    左小多陡然大吼一声,一眼扫过,看着已经听到动静聚过来的七八个老师,沉声道:“这位老师,我再三说明就是来通知程方志消息的!是他对我连骂带打,我才被迫反击,怎么就成了我破坏教学秩序了呢,正当防卫有错吗?!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看我手机,我真收到了这个消息,那上面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写着呢,听说程方志他爹死了?”

    “同学一场,我无比的担心,他回去见不到他爹最后一面!”

    左小多大声道:“我前来告诉他纯然一番好心,没有其他的啊,分明是这小子咒骂我家人,还率先出手攻击我,之后更联合整个一班围殴我?怎么就是我破坏教学秩序,天底下,那有这样的道理啊?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到哪说,我也不是先出手先制造事端的那一方啊!”

    左小多振振有词:“这位老师,您现在还要说是我破坏了教学秩序,要对我出手么?”

    秦方阳站在左小多身后不远处的树荫下,袖手而立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整个九班三十五位学生,一个个目瞪口呆,如同看天神一般的看着左小多。

    胡搅蛮缠,颠掉黑白,混淆是非,指鹿为马……这些就算了,但左小多怎么这么强呢!?

    这也太牛逼了!

    “就是你搅乱教学秩序,你还有理了?”那位老师上前一步,便要出手。

    面前人影陡然一闪,秦方阳已然站到了左小多的面前:“学生之间的是非恩怨,老师不得插手!”

    秦方阳脸色淡然:“木云峰,你莫要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阻拦我?”木云峰看着秦方阳,目光更添一分狠戾。

    “你想打,我奉陪。”秦方阳淡淡道:“但你的学生冲进我班教室的时候,我可没有出手啊!”

    这会的一班教室内,早已经是遍地伤员。虽然还有几个见机得早缩在后面的没打到,但现在受伤的人数,赫然已经超过了九班,伤势更沉重得多。

    “左小多!”秦方阳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在这里。”左小多急忙答应道,一脸的谨小慎微,乖巧懂事。

    “上课时间,你乱跑什么?”

    秦方阳皱眉骂道:“就算你出于好心过来通知,情有可原,但就稍等会有什么打紧,到下课之后再过来嘛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错了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左小多乖巧认错:“我刚才真的太着急了,心想着早点通知到,要是他早点知道信息,也许还能见到他爹的最后一面,就没想更多,现在想想,真是不合时宜。”

    “还废什么话,赶紧回去上课!”

    秦方阳大怒道:“以后再有任何事情也都放到下课解决?下课时间那么长不够你做事吗?!”

    “是!知道了!明白了!今后一定注意!”

    “都回去都回去!”

    秦方阳驱赶着九班所有学生:“你们一个个的凑什么热闹,你们也要打搅了木老师的课堂秩序么!找揍啊?!”

    赶鸭子一般将学生都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边,木云峰已经气得脸色铁青:“秦方阳,你纵容自己学生闹事,你等着!”

    正往回走的秦方阳停住脚步,缓缓转头,一如既往的淡淡道:“纵容学生闹事?便是处罚也轮不到我是第一个吧?”

    木云峰闻言就是一滞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秦方阳缓缓往回走了几步,走到木云峰面前,眼睛紧紧的盯住木云峰的眼睛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学生的事,永远是学生的事。你我,都不能出手!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字道:“你再敢对我的学生呲牙……”

    秦方阳转身而去,留下最后几个字:“……我就干你全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<哎,今天吃樱桃吃多了,有些拉肚子,好痛苦,求推荐票安慰下……>

本书首发来自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类似推荐